首页 > 股票基础 > 潘鹤林:个税"专项附加扣除"要防通胀等抵消

潘鹤林:个税"专项附加扣除"要防通胀等抵消 公共设施用地

来源:股票基础 作者:佚名 浏览量:147

作者:著名青年经济学家、著名财经评论家潘鹤林

12月22日晚,中国政府网站正式公布"国务院特别关于印发个人所得税的问题《关于加计扣除暂行办法的通知》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本轮个税改革较大红利将得到解决。

这次个税改革从三个方面对现有的个税征管制度进行了修改,一是免征额,二是专项附加扣除,三是从征税向综合征税的转变。两个已经写入文件,免征额的增加其实是顺应时代发展的,随着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相应的免征额应该上调。

特别是,本次个税强调了这次改革的重点,降、扩、增。具体办法是相应增加免征额,扩大低税率范围。,让更多中等收入群体享受更多优惠。从数字解释免税额增加的影响是:假设居民月收入为1万元,如果用以前的税率表计算,需要缴纳745(6500*0.2-555)元,但现在,只需支付290(5000*0.1-210)元。

但是,增加免征额是为了减轻居民整体负担,所以总体上是为了改善人民生活,拉动消费增长。如果按领域细分,子女教育、继续教育、房贷利息、房租、赡养老人、大病医疗费等六项专项附加扣除,可谓是实实在在的税收"大招"。削减。

《办法》从我国的实际国情出发,既考虑了当前家庭养育子女、养老金、购房等方面的压力,又在个人教育、医疗等方面给予支持。《办法》规定了特殊扣除和老年护理人员扣除。子女教育扣除额为每年24000元(每月2000元)和12000元(每月1000元)。继续以年收入1万元的居民为例。加上专项附加扣除,原应交税款5000元,再减3000元,最后只交60元。可以看出,仅月收入1万元的那群人,每个人的可支配收入就比以前多了近万元。这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减税。

而且,专项附加扣除不仅真正减轻居民负担,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引导公众关心子女教育,履行赡养义务。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居民的生活成本也在飞涨。面对未来老龄化加剧和人口增长率下降的双重问题,加减的力度也有一定的方向。

当然,除了家庭养育子女、赡养老人的税收减免政策外,更重要的是房贷利息和房租的减免。

《办法》规定,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按城市类别设置了三种不同的扣除标准。扣除标准为每月1500元;除第1项所列城市外,市辖区户籍人口100万以上的城市,扣除标准为每月1100元;市辖区户籍人口不超过100万的城市每月800元。

发生的第一套住房贷款利息,在实际发生贷款利息的当年按每月1000元的定额扣除,扣除期限不超过240个月。纳税人首期住房贷款只能享受一次利息抵扣。首套房贷是指购房时享受首套房贷利率的住房贷款。这意味着许多人可能无法扣除抵押贷款利息。未来,新一代年轻人买房可享受20年减税政策。

但是,归根结底,专项扣除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人民希望看到真正的红利,但也需要遵守公平原则。一年一万元以上的房贷抵扣,从整体上来说确实是一大利好,但对于均价5万的一线城市来说,却是杯水车薪。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专项附加扣除的影响更大。中低收入群体会相对集中在中小城市,而对大城市和高收入群体影响不大。

同时,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社会资金的分配将更加自由。但是,由于当前市场价格结构的不平衡,这部分可自由支配的资金会按照价格的逆分布,即类似于税负的弹性分配,大部分资金会倾向于购买价格较高的产品,类似住房等。因此,对于影响较大的中低收入群体,专项扣除将是一定的,以刺激他们的住房需求,相应的小规模住房市场中等城市或将迎来新一轮的需求热潮。

因此,笔者对专项扣除的实施效果也持观望态度。当社会整体需求被可支配资金增加推高时,可能会形成一定程度的通胀,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抵消这种影响。税制改革的减负效应,同时,工资、劳务、作者报酬合并后成为症候群,对部分群体增税还是减税还有待观察。像这样的问题值得我我们感到担忧,甚至保持警惕。

但总体来看,税改确实让居民享受到了减税的好处,尤其是2019年1月1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值得期待。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