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全球稳定的货币将放大风险。私营部门的参与需要严格监督

全球稳定的货币将放大风险。私营部门的参与需要严格监督 股本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251

《证券时报》记者孙伟

随着金融技术的不断变化和进步,全球央行面临的挑战不再仅仅是如何使货币政策在经济发展中发挥更有效的作用。私营部门参与数字现金的新发展趋势正在动摇中央银行所依赖的基础和权威,这使得各国中央银行充满担忧和警惕。

在11月10日举行的第十届财新峰会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现金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详细阐述了全球货币稳定的风险以及中国人民银行抢先推出数字现金(DCEP)的政策考虑。

与比特币等具有货币波动性大、投机盛行等缺陷的加密货币不同,Facebook推出的Libra更像非主权数字现金的2.0版,即全球稳定货币。根据天秤座的愿景,货币价值通过与一组资产挂钩来稳定,从而推动全球支付向更高效率、更低成本、更具包容性的方向发展。

穆长春表示,全球稳定货币给公共政策和监管带来诸多风险,如法律确定性、治理、反洗钱、反恐融资、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监管、支付系统安全、市场稳定、个人隐私和信息保护、消费者/投资者保护、税收合规等。如果稳定的货币延伸到全世界,将会放大其对公共政策的挑战和风险,也可能产生新的挑战和风险。因此,在法律、监管和风险控制问题解决之前,引入全球稳定货币是不合适的。

穆长春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全球稳定的货币会放大风险。他表示:首先,全球稳定货币的应用将削弱金融市场的公平竞争。由于全球稳定货币的发行者一般都是大型科技公司,网络效应会导致更高的市场集中度,而稳定货币的闭环系统可能会提高市场进入门槛。

第二,全球稳定的货币生态系统存在信贷、期限和流动性错配和操作风险,这可能加剧国内货币和金融部门的脆弱性,加剧危机的跨境传递。全球稳定的货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操作者的可信度。一旦发生风险事件,做市商是否有能力稳定币值值得怀疑;但抵押资产准备金不透明、相关权利义务界定不清、储备资产缺乏独立托管等因素也会造成挤兑。

第三,如果使用全球稳定货币进行支付,一旦系统中断,将导致市场金融波动,影响实体经济活动。当市场面临压力时,如果稳定的货币成为法定货币的替代品,就会冲击国家货币主权。

此外,穆长春还认为,全球稳定货币一旦推出,将对货币政策的传导产生影响。比如,如果全球稳定货币被广泛用作价值储存工具,国内货币政策对这部分资产收益率的影响将是有限的,货币政策的传导效应将是微弱的。如果全球稳定货币支付利息,那么利率由篮子货币决定,这将进一步削弱国内货币政策的传导,对本币不在篮子货币中的经济体产生更大的影响。如果全球稳定货币和本币自由兑换,稳定货币利率会影响国内记忆贷款利率的确定,进一步削弱货币政策传导的有效性。

对于央行来说,或许他们已经看到了大方向。虽然目前非主权全球稳定货币的概念还不成熟和不完善,但私人部门参与数字现金的发行仍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因此,加强监管和抢占已成为数字现金时代央行占据主导地位的必然选择。

穆长春建议对可能出现的监管漏洞进行综合评估,以最高标准对稳定货币进行监管,并出台新的标准。私营部门发展稳定货币应符合国际和不同国家的法律法规,符合监管、治理结构和风险管理的最高标准,明确参与者对稳定货币的权利和义务,明确界定治理结构和投资规则,并充分披露。

除了加强对私人部门参与的非主权全球稳定货币的监管,央行本身发行数字现金也是一项先发制人的措施。穆长春表示,央行还应评估在各自辖区内发行央行数字现金(CBDCs)的成本和优势。

中国人民银行之所以很早就推出DCEP,就是为了避免人民币被非主权的全球稳定货币侵蚀。穆长春说,如果人民币不可兑换,就会像弱势货币一样被全球稳定的货币侵蚀。唯一有效的应对措施是保持和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货币篮子中的地位,努力继续升级成为强势货币,以抵御全球货币稳定的挑战。

标签: 证券时报

相关股票